长春晚报记者 何少梅

一张泛黄的纸条上用铅笔写着模糊不清的出生日期,临别前父亲曾用烧红的炉钩在他手腕上烫下刺骨疼痛的印记,一个反复在心里默念千百遍的名字……25年过去了,远在2000余公里之外的葛巨法想依靠这3条线索寻找在长春的亲人。22日,葛巨法拨通了本报 寻亲记 栏目的热线电话。

两年光景命运3次转折

葛巨法今年30岁,拥有深爱他的妻子和可爱的孩子,一家人现居住在浙江省台州市。平日里乐观幽默的他,却在幼年时期经历过一段多舛的命运。

我很小的时候便没有了母亲,和父亲还有爷爷、奶奶一起生活。 葛巨法回忆,父亲姓李,给他起的名字叫李国庆。

在葛巨法5岁那年,父亲再婚。起初,由于担心继母不同意婚事,便谎称葛巨法是亲戚家临时有事寄养的孩子,平时把其关在厨房里。时间长了,继母察觉到疑点,便表明了态度说: 他和我只能留下一个人。

李父无奈,只得托中间人为葛巨法寻一个好人家收养。

中间人对我父亲谎称把我送给汽车厂的一位职工抚养,其实把我送给了远在浙江的葛家,也就是我的养父母。 葛巨法到葛家后的第二年,养母生下一个儿子,便把葛巨法送到年迈的爷爷奶奶家抚养。

生父曾打听儿子下落

五六岁的年纪,本该依偎在父母的温暖怀抱里撒娇,可是年幼的葛巨法却在两年的时间里经历了本不该属于他那个年龄的太多悲情离散。

上世纪80年代,葛巨法的养父母在长春大马路附近开眼镜店,在附近租住了一处四合院,和中间人合住。

当初我被抱养时,我的养父母已经离开长春,我叔叔和姑姑仍留在长春做生意,中间人找到我叔叔和姑姑的店铺,委托他们把我抱回了浙江。 葛巨法说。

临别之际,李父给葛巨法买了两套新衣服,塞给他20元钱,并在其左手手腕上用炉钩烫下一处印记。

我父亲一直以为我在长春,曾多次托中间人到我叔叔的店铺里打听我的情况,可是没有留下联系方式。 葛巨法说。

25年牢记原名只为寻根

也许是那段痛苦的记忆不堪回首,葛巨法无法回忆起亲生父母的名字,25年来,他在心里无数次的默念着自己原来的名字李国庆。

我的印象里有南关区西四马路,永春批发和新民胡同,我父亲曾在长春的一家酒厂工作过,后来在酒厂、烟厂和南关区一家口腔医院门口摆摊卖过烟。 葛巨法希望能找到曾在此地居住的老辈人,打听到父亲的下落。

去年,葛巨法的养母去世,抚养其长大的奶奶把保存了25年的一张纸条交给葛巨法,已经泛黄的纸上用铅笔写着: 阳历1988年10月1日10时10分,农历8月21日。 这是李父亲笔写下的儿子的生日日期。

(责任编辑:全民斗地主)

本文地址:/xiangbingmeigui/20200328/3098.html

上一篇:石家庄人才应聘季 河北省质检研究院产品认证岗位等你来
下一篇:精准脱贫攻坚离不开坚强的组织保障